[可可西里]有两个镜头印象深刻, 1刘栋被流沙吞噬 2 日泰的死。 刘栋的死有些震撼。身子无可挽回陷落,双手探出,但抓不监狱题材电影住这个虚无世界。 求生的本能,绝望的眼神,无情的流沙监狱题材电影在令人窒息的静寂中无声吞噬直至于无。镜头之外,苍茫的大漠,广漠的蓝天,衬了这样的背景,所有的挣扎都显的格外渺小和无奈。我看到这里的时候,有伸出手拉他一把的冲动。我猜想流沙之下,刘栋死去的瞬间,脸上停留的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眼睛也许依然张开,但永远看不到蓝天。 刘栋的死是清醒的,逐渐的,缓慢的。日泰相反,他的死显得无比突兀,让人一瞬间有种怔住了的感觉。好一会儿后才感到震惊。他的死给我的感觉是残酷,身子抽搐着,思绪也许开始模糊。假监狱题材电影如他现在还有一点意识的话,他可以看见周围站着人的表情的冷漠和麻木,他也许能在马占林的脸上找到一丝同情。但仅此而已,对他们来说,这个地上即将死去的人和他们眼中的羊子不会有太大的不同。又是一声枪响,抽搐的身体旋即不动。刚才那个面带威严说出叫你的人监狱题材电影放下枪,跟我走的人已经变成一具没有思想的尸体。从生到死,不过几秒钟,仅此而已。生命的脆弱,卑微,和死去瞬间的残酷在漠漠黄沙中无声蔓延,让人无法呼吸。 最后,凶手冷漠转身,扬长而去,只剩下日泰风的长发在风中飞舞。 这是看完可可西里后的初感。仔细想想,又多出了些疑问。主要是情节上的不合理。 一部好的电影不仅要有好的画面,而且也要提供足够的情节依据,至少能让人信服。 毕竟电影不是MTV,追求的是画面美。 抛开可可西里相当出色的画面剪接和一些撼动人心的镜头不提,我感觉陆川在貌似的条理背后是语无伦次的诉说。 影片在一开始就没有很好的铺垫,即:没有很好的交代日泰等人舍身忘死的动机是什么。藏羚羊是濒临灭绝的动物。没错。但你要人相信现代人肯为几只羊子抛家弃子连命都不要? 显然有些勉强。即使,即使是这些淳朴厚实指数高达百分之百的藏族同胞们。 最大的诟病在日泰身上。小小细节且不说了。 当记者问他那几个拉在后面的兄弟会不会有事,日泰说:但愿不要下雪。潜台词就是:如果下雪,他们就玩完了。 我不知道为什么,在队员本来不多的情况下,日泰居然做出这样的决定,草率行事。 前面是不可战胜的敌人,后面是可能因为自己离去而死去的弟兄。你会怎么做? 追? 还是不追? 日泰选择了孤身去打一场看上去完全没有把握的仗。他毫不回头的走了,而把自己三个弟兄的生死交给命运。 到最后,只剩下记者和日泰追到了“敌人‘。试问,生于斯而长于斯的队员体力不支被拉在了后面,而北京来的 “养尊处优”的记者却体力悠长的令人佩服。记者在这里充当了观众的眼睛的第三视角。因为有了这个旁观者的存在,所有的事件经过因而显的真实残酷。因为必须有人见证,所以记者才会在原本他不该出现的地方出现了。他是作为第三视角的客观存在,他身上肩负着观众的使命。那就是:日泰生命最后时刻的辉煌要通过他的见证才能显得更加光彩夺目。 这种牵强的设置让我无法难以接受。 最后说日泰在“敌人”面前的强硬表现。 如果说你赤手空拳面对持枪荷弹的杀父仇人时,依然能不顾生死的和对方火并,那我没意见。 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。了解。 但面对是个一群手持枪械的歹徒。 而自己只有孤身一人。 日泰在拒绝了别人的贿赂之后, 说了这样一句话:叫你的人放下枪,跟我走! 歹徒听了,都笑了。 换了我,恐怕我也会笑。因为这句话的确好笑。但日泰觉得一点也不好笑。 所以他挥出一拳,结果收到一串子弹。 放在古龙小说里,能够说出这样话的人必定身怀绝技,挡个子弹什么的,想必不再话下。 日泰挡不住子弹,所以他死了。 我必须承认,日泰死时的画面让我心灵震撼。


文章信息

分类:蜜桃资讯

您可能也会喜欢